倦云归

突然觉得ip人物的营销才是最容易的
反正是虚拟人物所有点都按自己要求来定
又有数量庞大的粉丝
这样一来控制粉丝就比真人明星容易得多啊
真人还会有负面消息 还会有自我意志
这虚拟人物完全是为所欲为啊

讲道理吧
虚拟人物还要弄得像人家是个真人一样的撕
这个智商也是醉了

最多能算是情怀的东西
每个人都有
关别人什么事哦

最讨厌自以为是指指点点的人了

我就不懂了

现在的人是因为网络可以隐瞒身份所以肆无忌惮吗

一个人心理是有多阴暗才能在网络上如同疯狗一般四处狂吠 还如此轻易地发出各种人身攻击和恶毒诅咒

不喜欢关别人什么事 还是说太热衷于博人眼球

可是别人不会care你们这种人 理你们只是因为你们妨碍了我们想做的事情 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在别人眼里你们什么都不是

对于这种人 我只想说 如果他是小学生 那这个人要完 如果这个人已经成年 那这个人很危险

【靖苏最佳助攻】【文】13-桂花糖芋苗

夏萤千风:

关键人物:萧景桓


关键词:金陵著名小吃


==========================



夜里金陵下了雪,算是今年冬天的初雪。


雪势说不上大,细碎如点星自天而落,飘摇至地面化成了水,下了整夜才薄薄积起一小层。只不过外头的景色虽还算不上满城尽素,多多少少看着也比昨日里更别致了些许。


晨起时黎纲来报,说誉王府差人送来了点心,还热乎着,要梅长苏尝尝。


梅长苏围着裘衣在火炉边坐着,听这话时眼皮也未抬一下,微微摆手道:“拿去给飞流吧。”


黎纲得令,退下去院中自寻飞流去了。


 



金陵地处南方,时节也向来比北方温暖些,故而即使入了冬,也未见得立刻就会落雪。今天这初雪一至,则意味着天气已朝着一年最冷的地方而去,算算过不了多久就该到年关了。


梅长苏这身子骨不好是人人都晓得的事情,耐不得寒受不得风的,入了冬就是受罪。往年在琅琊阁和江左盟时就有上上下下的人帮着打点,今年到了金陵就得更加注意些,吃的穿的用的样样都得比往年还细心才成。


更何况今年还有一个二个的“金陵好友”争抢着要来关照一二。


不说穆府和大统领府这些,就单说这誉王府,入冬以来前前后后送了多少礼过来,金银财宝或是字画摆件,基本都跟担雪填井似的没什么用。


后来秦般弱提了一句,与其老没名没由地送那些东西,还不如借着关照苏先生身体的由头,差人送点小东西过去。


刚好那时候誉王妃做好了一锅桂花糖芋苗,秦般弱顺口就说看着这个就不错,既是金陵有名的小吃,又是温热甜口的食物。想来前些日子苏先生又病了,正好吃点这个就不错,还能暖身。若是梅长苏不喜欢,多半也会给他身边那个宠爱至极的护卫,怎么也是不亏的。


萧景桓一听就满意,直接差了府上的人想办法温着,以最快速度送了一盅过来。


 



这事梅长苏也未多在意,左右点心的事情,飞流喜欢就让飞流吃了。


第二天萧景桓又借着有事情要问苏先生的借口跑了一趟苏宅。


哪想还没见着梅长苏人呢,在院子里玩雪的飞流就先跑过来了。萧景桓有点意外,飞流这只喜欢梅长苏的性子,每每见他都一副横眉冷对的样,怎么的今天突然就主动找他了。


萧景桓本就心思多,但放在飞流身上总不好使,这次也是以为苏先生有过交待,要飞流对他客气些。谁知道飞流一来就绕着他转了几圈,皱着眉头满脸疑惑。


“怎么了,飞流?”萧景桓也奇了,问道。


飞流嘟了嘟嘴,向他伸手:“点心!”


“什么点心?”


“昨天那个!点心!”


萧景桓恍然大悟:“飞流是说昨天的桂花糖芋苗吗?”


“嗯!”


秦般弱确没料错,都进了飞流的肚子了。


萧景桓也不恼,皮笑肉不笑地继续对飞流道:“那是誉王府的王妃做的,别处还吃不着的,若是飞流喜欢,本王天天让人送来好不好?”


飞流一听眼睛就亮起来,忙不迭地点点头。


 



萧景桓果真就如他所说,每天都差人送一盅桂花糖芋苗过来。


起初梅长苏还觉得这誉王真是烦人,不过天天见到飞流开开心心地打开食盒的样子就随他去了。也听闻过誉王妃厨艺卓绝,想来这道糖芋苗也做得很好。


这点梅长苏是想对了。那糖芋苗黏香绵密,清甜软糯,确是上品。就连同样也擅长厨艺的静姨,也不敢说自己也能做出这么好的桂花糖芋苗。


难怪飞流这么喜欢。


这一吃就是两个月,即使是飞流,也觉得腻味了。


那天誉王府的人来的时候恰好萧景琰在,黎纲是候在门口的,见了人就接过食盒,把送来的人拦在门口,又给了来人一份梅长苏备下的谢礼。


本打算再次把食盒交给飞流,却不想飞流这一次扭头就走,飞上房檐就不见人影。


黎纲犹豫了一下,还是带进去给梅长苏处置。


梅长苏略略问了情况就晓得了:“是我们飞流吃腻了吧?稍后去誉王府还食盒的时候说一声,以后就别送了。这天气差不多也快入春了。”


萧景琰第一次听说这事儿,问道:“怎么?誉王兄常常送点心过来吗?”


梅长苏笑笑:“前些日子送了一次桂花糖芋苗来,看飞流喜欢,就每天送了。”


“哦?”萧景琰挑挑眉,“誉王兄倒是对飞流也很上心嘛。”


言语间飞流不知道又从哪里跑了进来,一看地上的食盒就嫌弃,下一眼看到了一旁的萧景琰,忽地伸手指着萧景琰道:“你吃!”


萧景琰:“???”


梅长苏措手不及,忙打着圆场让黎纲把东西拿走,却看萧景琰有点愣住的样子。


最后萧景琰发了半晌呆才回神,低低说了句:“我已经十二年没有吃过桂花糖芋苗了……”


气氛非常尴尬。


 



要说萧景琰为什么不吃桂花糖芋苗……?


除了林殊还会有第二个可能性吗?


十二年前的凛冬,萧景琰在城门口送别林殊的时候,城边有小贩在卖桂花糖芋苗,林殊吸吸鼻子说好想吃。无奈军纪严明,自然容不得林殊没规没矩地现在就跑去买。


于是二人立下约定。


“你等我这一次打了胜仗回来跟我一起吃,我不回来你不许先偷偷吃啊!”


萧景琰当然一副好的好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态度应允了。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是林殊没能回得来。


从那以后萧景琰就不吃桂花糖芋苗了,因为小殊说他不回来就不许自己先吃。


梅长苏知道飞流说错话了,搞得萧景琰那句话也连带着让他惆怅起来。


最后那一盅桂花糖芋苗被飞流拿去喂了街上的小狗。


 



很久以后,久到萧景琰都知道梅长苏是谁,久到萧景桓这人的魂都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待着,久到誉王妃都没心思再做一次桂花糖芋苗,久到飞流都忘记掉曾经连吃一个月的桂花糖芋苗的可怕。


萧景琰下了朝就往养居殿走,身后跟着一个端着盘子的小太监。


梅长苏在养居殿里安心看书,一抬头就看见萧景琰亲自把盘子上的小盅放到自己面前。


“虽然迟了十多年,但是打了胜仗,咱们的约定还作数吗?”






FIN.


==========================


招募一起助攻靖苏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拒绝一切假冒伪劣HE,拒绝发刀 


 助攻群号:578364151 ~记得回答问题才能审核加入喔~W~

蛋蛋糊了:

天上掉下来个……1


开学两天,浑身骨头都散架了…………憋不住摸个鱼…………

算是一些…感慨吧



“一段感情的升华 不是HE 而是让你脱胎换骨变成更好的自己 不枉此生 ”——by Suzy

无论如何 这应该是我一生都需要记住的话 我现在确实很单纯 也是 从小到大按部就班幸福成长的人大多不会成熟 我现在对于爱情 或者 一段感情的理解 就是在一起 永远 可是 现实告诉我 并不是这样 有很美好的感情 然而并不能够能够一直持续 也是正常的和无法避免的 不用悲伤 只要知道 这个过程中的种种 让双方都变得更好 是两个人人生中重要的一部分 当生命终止 回首往事 可以认为 不枉此生 这就够了

写这段话的过程中不知为何不断落泪 现在的我即使知道这个道理 然而 一辈子太长 跨越如此漫长的时间 记忆已封存于内心深处 离开之时 是否能回忆起当时的感动 这我不得而知 我无法控制未来 我在害怕 是否 这些曾经的美好会消失得半点痕迹也无 这个念头刚我害怕得发抖 我想要现在 所以不由自主地 会想要追求一个完美结局

这虐的是我自己 我知道自己特别敏感也特别玻璃心而且特别容易当真 我不能忍受我爱的事物存在于虚拟脑海中 所以一直控制不去对现实中的任何脱离自己掌控的东西有所期待 然而今天 我不知道怎么了 自制力突然清零 然后 在读了 Suzy太太的文章后 情绪崩溃 泪点降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对于人生 对于感情 突然有太多感慨 也许对于生活的无力才是我今天歇斯底里状态的根本原因 羡慕小说作者 他们可以创造出一个 完全受自己掌控的世界 而不是只能被动去接受大部分的东西 而且 更大部分的东西也许直至生命终结也不能窥其一角 比如 穷尽我的一生 也不会知道 kg是否真的存在过 就像是 对一个注定没有结果的故事付出了所有 这种感觉太可怕 而且就目前的我而言 如果真的存在过 又只能结束 我会更崩溃吧 终究还是太年轻

理性告诉我真人cp 特别是bl 是几乎不可能有结果的 最后 只可能 相忘于江湖 而且 我们自己想象中的他们 和现实中的他们 也许完全没有共通点 这段我们想象中的感情也许或者说几乎不可能存在过 他们有各自的生活 也许会有合作 也许就此别过 交集只存在于颁奖礼和偶尔的新闻中 这才是真正的状态 然而就是控制不住 也许我对现实从来没有抵抗力 稍不注意就会被伤得体无完肤 所以 常常选择逃避

我清楚的知道 我应该放置全部情绪的地方 不是永不会有交集 的娱乐圈 而是我现在的生活 我身边的现实 然而今天已经控制不了 也许是因为太太的文章给了我太大希望

祈祷 明早醒来 我可以向之前的所有情况一样 认为这些没什么 都是我前一天太敏感 然后 pass it off

但是明早之前 我还是想说 让我相信一秒平行时空的存在 请告诉我 在某一个平行时空里 他们 就如同我们描绘的那样 在一起 幸福的 无所顾忌的 在一起 好吗


用太太说:“我一直坚持,占星不是算命、不是预言;但是,我还坚信的一点是,三生石上旧精魂,我无法预知未来,但是我可以感知过往,一件已经发生的事,便是在那个时空,唯一的结局。因此,在星盘领域,我与W先生以及H先生的相识,是一场偶然,也是一场必然。

这一场必然发生的偶然,更是一场宿命。

这世上最美的宿命,是懂得在恰当的时点翩然而至,在恰当的时点戛然而止。

我想,最美的爱情,莫过于,

无论前世繁叨,罔顾今生喧嚣,从眼眸交汇的刹那开始,在这遥远的相似性中,我们相对静止。”

这段话读一次哭一次 也许是我还不理解人生 还没有经历过什么真正的风浪 总觉得特别无助 我真的不能接受这样无疾而终相忘于江湖的结局 然而 这才是这段也许存在的感情的最有可能的结局

不知道为什么看这些文章会有那么多感触,从前基本不会被感动到流泪的人今天却无数次控制不了泪水下落,也许,是里面坚持认真努力付出的两个人让我感动 ,无论现实如何,我宁愿相信在某个平行时空,他们俩是这样努力过 挣扎过 坚持过 最后到达一个美好的终局 对于现实 我只想说 如果真有过友情以外的情绪 那请你们 不要轻易放弃 好吗